智力减退。

爱走就走,您就好马不吃回头草。

 

今天天气很好,教学楼前的草坪上有只欢快奔走的喜鹊,我就想这可能也是我三岁时候的样子吧。

 

每当我不想再用道歉句式了,我就要再生出道歉情绪。

 

狗十三看得我内心毫无波澜,我已经中年危机了。

 

我要怎么才能不卑不亢的和人保持关系呢。

 

妈了个锤子的,明天就开题了,我现在却还在写开题报告,ppt还没做。

昨天还好没留在城里,不然大半夜突然来大姨妈我都不知道该咋办了,今早疼得我没下来床,一天到现在了只想吐饭也没心思吃。好容易吃了颗止疼药结果起效特别慢,有可能是因为我没水直接拿牛奶喝掉了…现在好点了,终于爬起来了,我还是条汉子,我还有救。

 

从北京回来我就马不停蹄投入到为我导师干活的事业中去了,她要开个会议,说的好听是学术交流,说的难听就公费聚会,拉我先是给一圈儿外地老师买来回车票机票,还把我看在办公室里做,生怕我多用她一分钱公务卡,完了以后又安排我做海报做易拉宝做会议手册做日程表,要求统一为“要漂亮”,之后打印谈价的事儿也交给我去搞,行叭,我的开题我到现在还没弄呢。

结果我导师啊,我12月6日上午决定找她聊聊开题,人家直接跟我说你换个题好了,我12月11日开题,你12月9日办会,已经折腾我一周多为你鞍前马后了,我还是没有自己的时间做开题,你让我这时候还换题?你怎么不上天?把你能耐的?那你有没有告诉我怎么做?怎么写?你没有,你就只顾...

这个有点好玩。

代码01EM2I。

来找我!

 

今天发奖助进账了五千多…只听同学说数字惊人,我也觉得挺惊人的,怎么会发这么多,然后…他们一讨论说发了两千五…我张了张嘴…


可能我导师又把需要转账给她的钱打在我这里了…

前天,在颐和园。

 

今天的好运大概是海航给送了个头等舱贵宾候机室待遇,让我个土鳖进来吃吃喝喝,早知道不在外面买包子了。。。

 

我导师每次往我账上打钱,都是比账先到她的消息。

刚刚我们的对话又是这样的:

“我刚用你账户收了款。”
“好的老师,到账马上微信转给你。”

我感觉就是往我平静的死账上扔一枚春心荡漾的石头。眼看他来,这不系之舟,又眼看他漂流。

是想让我体验洗钱的快乐吗老师。

你快乐吗,我很快乐,的唱出来。
求你为我停留一会儿两会儿三会儿。
我的余额。

 

谁还有那个兴致说自己抑郁症啊,我就是有点季节性情感障碍。

春节放点鞭炮就能炸没了,大概。

抑郁症这三个字,太让人难为情了。这种难为情就是刘姥姥求王熙凤时候的那种,但是刘姥姥本人心眼太大没感觉到屏幕外我的尴尬。

我决定不再去宛平南路600号,我要做一次昂贵的咨询。

以后不买药了。

翻通讯录是个不酷的行为,你怎么能有这种以为你会是别人的软肋的荒谬想法呢?

我选择个人主义英雄的酷,选择在蹩脚的剧本中沉默到毁灭。
我什么时候能失语?

 

表达的细碎对于别人来说是经历丰富,但是我认为这种描述性过多的内容是我所陈述的原罪。

我对别人说的繁琐的内容没兴趣,但是我对他们诉说这种事情时看起来毫不在意对方有没有在忍耐的神情感兴趣,把自己拉远一点,精力用在兴致勃勃的观察别人的这种表情上,真的完全沉浸式,不会突然自己失去那种倾诉的欲望变得哑口。

真的很讨厌我自己,我快连中文都不会用嘴说了。

 

都要三十岁了没有学会的事依旧拒绝学会。

在上课中途,我开小差。

打开朋友圈刷了一秒,刷到了我一个中学同学更新她的公众号,我想我需要简单说说我和这个同学之间的关系如何,但是说来话长于是我不讲过程只说结果,我们没有多少交情只是同学,或者说我单方面有点讨厌这个人。

行叭,我的人际关系一直都很差劲。
不是从讨厌别人开始,就是讨厌别人结束。

打住。

我应该之前说过我高三复读过,因为成绩不好,其实上了高中之后我就几乎没有学习,大多数时间都在逃课,高中我读了人生中至今最密集的闲书,导致我现在还在吃老本,虽然如今也没什么好能再咀嚼的了。

这个女同学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我们高三的时候她对待学习的神经质状态,她会因为别人一点点事情打扰到她复习...

 

不能喝咖啡,但是我还是喝了,这两天喝多了,头疼想吐。
制造痛苦比制造愉快更便利。
花钱买快乐之后又回到了没钱的痛苦。
我觉得更清醒了吗?例行没有。

 

一整天的沮丧,下午依然我沉默的度过了讨论会,因为我羞于张口说我破烂的英语。会议结束后,我又在学校里走了一圈儿,可高楼都有门禁,想参观下但进不去,作罢。

走了出去,在中关村冷风飕飕的街上想进个商场买只口红让自己高兴些,结果一进商场就被一堆推销的大姐大哥给围住,我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寻思着还是回住的地方,但住处没有桌子,便到附近这栋叫大恒楼下的星巴克坐着搞我前天晚上绞尽脑汁却还写的和屎一样的开题报告。

今天唯一的受宠若惊是刚刚星巴克的店员小哥过来点点我的桌子问我外面冷不冷,我摘下耳机有点懵,没明白他在说啥,他说我坐的离大门太近了,晚上冷,让我到里面的位置坐暖和。我连忙答应他,就抱着电脑让开了,...

 

我还是得一遍遍的跟自己说,你不要着急,不要总是因为未来而哭泣。

于是我就经常在当下嚎啕大哭。

我觉得我还是需要靠药物我才能感到舒服一些。

 

我嫉妒每一个能找到所爱的人。

就算是只爱一阵风一缕烟都被我嫉妒。

温柔爱妒,必须可爱在别人身上。

行叭,又到了一年几度想结婚的时刻,我想结婚的理由是,我可以大大方方的爱对方,大大方方的让对方也爱我,不再隐晦。

只是我结婚的要求太多了,光丁克一条就够我单身半辈子的,也许那个对方与你共进共退了二十年,转头找了个窈窕淑女或俊朗青年。破釜沉舟可能说的就是我这种没有为离开准备余地的人。

可能你跟我一样从不做在谁的臂弯里醒来的梦,我的梦里有无休止的跑酷,但是容不下多一点温存,像撞破了硬汉的本色。铁汉的柔情和他黝黑脸上难寻的红晕一样不多见。

我不要做铁汉了,我想做嘤嘤少女。

醒醒,起来搬砖了。

 

十年前我第一次来北京,就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不敢和大城市的人随意攀谈,对北京也是匆匆一瞥,那年正奥运,我只记得人满为患的北京站和坐了一夜车带回家的半桶冷掉的肯德基。

北京对我来说是个屏幕里的城市,对上海我从没有过这样的心情,也许是许多年间来往无数次,即便是只在高架上穿行,那也对这个城市习惯的毫无惊喜了。但是北京呢,在我这个外乡人眼里就是活蹦乱跳的,哪怕我才刚刚到来第二天,我就想用全部的精力去记住我穿行在这里的分分秒秒。地铁路过东直门,我会心里感慨一句啊这里是东直门啊,路过西直门,我也心里感慨一句啊这就是西直门啊,路过南锣鼓巷也是如此,路过东四我还想到这是不是胡八一和大金牙喜欢去吃涮羊肉的...

 

我一点儿都不坚强,但是眼泪却只能背地流下。你人前即便被刺激的五雷轰顶却也只单单表现出呆若木鸡,仿若麻木和胆小而非哀恸愤怒。

你试过说要做个会哭才有奶吃的孩子,但从来哽咽需要拥抱的时刻却只能被那些眼睛追随你的人注意着,你左顾右盼并无人追随。

为了扮演好你自己的客服,摆了多少阴雨转晴的笑脸,你的脾气早就是一握被撕碎的纸屑,稍稍有风就会被吹散不知所踪,蒲公英落地尚能生根,但你呢去哪里寻?何况是连连的夜雨浸润,只能沉默作泥。

话又都是翻来覆去的老抱怨,但烦恼每日都是崭新的。

 

昨晚特别想重看小白杨。翻出来熬着最狠最玩命的夜看完了。咂嘴,一天都在傻乐。


什么奶油小蛋糕有这好吃啊,没有。

 

在马路上走,迎面过来各种各样的人,我看着他们的面孔想着,什么样的人生都能过下去吧,为什么轮到自己就觉得每天都很艰难,我就是没有过出我母亲想要的那种人生才觉得倍感煎熬,母亲是深渊的托底也是噩梦。

 

那个,北京的朋友请告诉我,人大附近有什么性价比高的住宿地方吗?月底要去开会一星期,我对北京实在没有了解…人大在哪儿都不知道…


还有,请问北京人民现在穿羽绒服了吗?我想穿羽绒服……上海今天冷的我尿都尿不出来了。

 

每天都是负能量会败光自己的运气和别人的好意。

今天我心情很差,或者说最近我都心情奇差无比,因为养病每天都郁郁寡欢的待在屋里,出门不方便所以不愿意出去,遇上非出门不可的情况更是焦虑的不行。稍微有点事儿就急得眼里冒泪,以往我是不这样的,这一年我格外爱哭,甚至很不分时间场合,那股憋屈和傲慢的劲儿上来,就不由分说掉泪为敬。

我又陷入了一个坏情绪的死胡同,周而复始的伤心生气又伤心又生气,想到过去有很多人都说我平常笑眯眯的,如今再一照镜子,非但觉得连表现出平静尚不可思议,更不提自己越发起疑我到底还会不会“笑”这个动作了,描述起来会很做作,但一看就只那面部肌肉上扬的要多僵硬有多僵硬,不比刚打爆玻尿酸关掉美颜的假脸网红好看哪去,人家卖笑还能取悦看客变现...

良药,苦口………

苦的我暴躁艹妮玛艹妮玛!!!!!!!

我刚刚快睡着了,我妈把我晃醒,跟我说了一句我白天她觉得我说的很没脑子的一句话,就是批评了我一番说我真的没有脑子(我觉得她真的不必挑我稳定平和的时候给我补刀,但是总是事与愿违),登时我给气醒了,而且气不打一处来,手环心率噌的上去了,我气的咬牙切齿就是无处发泄,可怜这时候只能去找我爸大骂一通然后跟他说我不想过了,我每天都过不下去了,真的可怜我的爹大半夜还要照顾我失控的情绪,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种话,如果不是气急败坏我真不想搞坏我爸的睡前情绪,这下好了,一家三口都被气到了,怪我,真的怪我,怪我的脾气没有把门,简直就是春节里燃了信子的爆竹,只要开了头就无法停下了。

爸,对不起。我一点都不将心比心。
千万别原谅我。
我不想再因为愧疚而偷偷抹泪了。

今天白天去找一个听说很厉害的中医问诊,她手诊以后就跟我说我浑身上下就没有哪里是好的,特别是肾不好,本身造血功能差,低血糖比较严重推断胰岛素分泌差,肠还水肿。胆囊息肉,心肌缺血是之前就有的结论,今天还被她再并没有看过我检查单的情况下反复强调了一下,先前在医院做了抽血等等各种化验,证明她说的确实八九不离十,我仿佛马上就能原地去世了,厌世感让我一天也不想多活。

可我信中医吗?我说不清楚,或许并不信,但是许多人说她手法眼神都又准又毒,我信不信又有多少关系呢。

我只想原地去世。

健……健康?????

这封面,是让我补充营养快线吗?

 

昨天做梦了,梦到有个大帅比跟我求婚了,然后他说你是跟我回福建还是我跟你回江苏?今早起来回了一下神,一定是我昨晚听鬼吹灯睡着了代入胡八一了。

 

我不想念书了。

我无志于为我国学术界干点添砖加瓦的活儿,我干不出啥。

 

今天被我妈冤枉,然后和她辩解,结果她表现的十分暴躁又吼又跳的,还有个病友在的情况下,她表现的自己比我还要狗急跳墙,我实在没法攀比她的这种邪性,等她跳脚完了,病友来和稀泥说现在小孩就是都被大人给惯的,我感到心里一阵憋闷耳旁仿佛有雷击似的让我头疼,气的气血上涌一下子扑倒在病床上,狠狠地锤床板忍不住开始大哭。她嫌我丢人过来骂我,还伸出巴掌似要掴我,我拉起被子蒙着头在里面哭,气的我要死过去了,再不说一句话我就要眼一翻过去了,拿起手机发信息给我爸噼里啪啦骂人,骂让她滚让她滚远远的去她妈了个逼的,我爸让我不要说脏话,喝点热水。

哎。我不会吵架。

好的,妈了个逼的,又吵起来了,我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