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的背。

写日记吹牛逼发牢骚的地方。
谢谢你关注,但取关了,就请不要再关注了。
这是私人博客,规矩随我不过分。
爱走就走,好马是不吃回头草的。

作业多到死,别说周末报个兴趣班,连超市都暂时没空去。只要是上一次课,就要被分别布置二三十页的英文文献阅读,只是读材料这还算好的,让我害怕的是,阅读完英文文献以后要下节课做个presentation,至少两个小时。再见再见。

另外我还发现老师的微信头像是一期一振。。。

昨天上专业课心灵哲学,连老师总共五个人,其他专业的也来了一个试听。第一次课免不了做自我介绍,我们专业三个人,前两个讲完了基本情况以后又讲了自己读过哪些哲学名著之类,一个读了些不成系统的中哲,一个读了些不成系统的西哲,我在他们两回答的时候就想待会儿我得丢人了,我连读都没读过,没法编了,水平是装不出来的,于是老老实实的说,没怎么看过。老师表情微滞了几秒,就一笔带过说那开始上课。头节课是宏观方面的讲,心灵是什么,什么算有心灵的以及争议,其他的也就是大概讲讲笛卡尔实体二元论的内容。老师比较年轻,博士刚毕业,一张嘴非要冒点英文,据说这学期刚从麻省理工访问才回来,课堂气氛还算比较随意,所以有问题就直接提问...

我还以为靳东总有些喜欢附庸风雅人人皆知,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如果说喜欢一个演员,并且要求演员有文化就是体现自己有文化的表现,那么从一个脑残吹变成一个脑残黑只是因为人家演员“没文化”,而不是演技,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靳东认得你吗?为了你而装的有文化吗?靳东不是一直就在那儿,一直都很直白的显示自己并不是真的腹有诗书气自华么,所以吸引你的不过是那些他演过的气度非凡的角色,如果一个演员自带这种气质,那就是他做到了自己的本分,你要求一个所谓文学的外行有文化,是不是强词夺理了。

双方要渐行渐远这不可抗的,可抗的恐怕只有一别许多年,再闻近况让两两不厌不妒不为所动。

昨天本该是正式上课第一天,但看了课表昨天全休,每周连上学术英语才只有四次课,所以今天才是真正的第一次课,是江老师的,所以得去徐汇那边上课。
我来校这一周没有睡好过,室友人都还算挺好相处,习惯差异挺大不能强求,对面床的室友夜里怕黑,要开灯睡,并且会打呼,响声不比我爸小,我虽然神经衰弱,但这些要求别人改掉也不容易,所以我带了耳塞眼罩,每天也能睡了几个小时安稳觉。
今早三点多醒来,广播还在放,数了一下,已经12集下去了。天入了秋,亮的晚。于是我关掉了对床的灯,又爬了上去,继续听广播到了五点多,闹钟定在了五点四十,躺着等没意思,索性起床洗漱。九点十五上课,赶到校际班车站才六点二十五,买了点简单的早饭,心里...

为了显得合群,做了一些白费力气的努力,啊,妈的。

所以说真正的学子都是不在乎生活的边边角角方方面面?!只有我这种以宿舍为牢的废柴才觉得住的舒服是一切条清理顺的基础吗?!

没有洗衣机!!!我会死的!!!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风轻云淡!!!!没有就没有呗,大不了干洗咯。喂!!!!你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我不是啊!!!

果然我这种性格的人只能做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根本不能做大事,各位一开口就让我长见识,“我在美国的哥哥”,“我去台湾交换的时候”,“我之前在xx游学”……真是的,我为什么好死不死要挤在这些我根本高攀不起的人里面。🙄

洗衣服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啊!!!你们不要老是看远方和诗啊...

来,看过三体的都来港一港,它到底有什么毛病。

嗯。。。。雷宝。

管他什么马,劈了劈了。

我太爱安了,啊,安,爱你。

该来的还是来,加了学生家长的号之后我就很怕对方提出能不能私下带课(避嫌我是坚决不加的,顾问老师也出面阻止了,然后上课时家长开口说不想在这么多人的群里说话,想私下加我,我说不可以这样,平台发现要警告我的吧,家长说别怕嘛,我们数学老师也加的,我想那就尽量不要往那话题上靠就好,免得日后我也被诽谤成我鼓动家长脱离平台了),果然,刚才下课我询问孩子今天有没有觉得内容多不好消化,小孩母亲转述说可以觉得都能理解,然后接着说今后能不能直接联系我讲课,果然问到了这种事,现在截屏这种技术让人非常恐惧,我怕我说的过于委婉反而有可能被人监视举报,就直接回复,不可以,这是违反平台规定的。小孩母亲下面没说什么,就说老师辛...

有的人,那么多其他的人都喜欢着他,我和他们中的一些相处了以后,发现喜欢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总感到他们身上一种作秀的成分在,还是我没有眼力见,总是在捧人的场上一点没有进步,夸奖对我来说不算吝啬,但又不能很慷慨,好像我只有那点穷酸的表扬可以拿出来,于是要计算好用量。虽然那些人似乎也从不担心会少我这一分,毕竟给他们打尻的荧光棒已经数不胜数了。

我喜欢不起来那些人,而他们却拥有很热闹的友情,可能这是一种嫉妒。可是想想又很没意义,总被赞扬包围着,反而会让我有种要被毁天灭地的忧愁。

刚下课,用全国卷考区模拟考试卷的题讲,小孩好像觉得学到了东西,他想要的也许就是怎么分析材料的能力,但是很多内容是材料之外从小就慢慢联想积累的,他吸收东西比较被动,我还是往他肚子里塞吧,总之他愿意张嘴就行,我就是担心塞的东西太倒胃口,小孩消化不良。

昨天我看了这书,不甚欢喜,感觉真是基础之基础,今天也套用这办法教小孩,首先把胡思乱想的管它相不相关的东西给列出来,然后筛筛排序,就能成文。虽然文不大有水平,但至少有话可说,有逻辑可讲,这能写一篇就能有第二篇第三篇…可能越写越长,话说的越发有趣,日积月累下去,长进指日可待。
我欢天喜地拿课上讲给小孩听,小孩一头雾水,我说按这个流程写,只要你动笔,就一定有话。前天昨天都逼他写了,就从他现在最迷恋的小说开始,他也讲不完整这本书到底写了什么故事,只能我猜测一句,他反驳一句,比如我猜测这大泼猴接下来也像孙悟空一样咋地,小孩就马上说不是这样的,我再问那是咋样,他又支支吾吾啥也说不出来了,给我来了一句,就不是...

读《文章作法》,感觉心有灵犀,前几日的让我感觉有些胡乱的作文指导好像找到了叫我挺直腰板讲的来源,越读越欢喜,就如本打算摸石头过河,然后也确实摸到了对的石头,还算轻巧的到了对岸似的。

虽然有些概念和当今不太合,但大体上具备的是划时代的远见。爱不释手,哈气连天的也爱不释手。
明天的课也备的有了底气一般。

看完了二十二,有几处非常强烈的想要哭的地方,但很快又平复下来,因为没有再加深描述,转到别的画面话题了。

就像那个中年男性的志愿者说的一样,除了诉讼必要内容,更多的细节不再问,只是想让她们更快乐一些。

挺好的,不煽情,不浮夸,不深挖。
由此判断那些公众号在胡说八道。

从前天看到《二十二》的海报,到见到朋友圈已经有人买票看了,并没有多久,各大公众号就爆炸式的推送相关的消息,有夸人文情怀的,有骂消费痛苦的。
我看了几篇所谓消费别人痛苦的,反复在问的一句话是“她们想不想被拍成电影,你怎么这么残忍能对着你奶奶似的老人,问出你裤子是怎么被日本人扒了干的”,你担心的可真多呀,不过光是看这质疑,我倒觉得好笑,问问题也得有技巧吧,有的人能把话讲的克制温柔,有的人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至于电影里怎么问,我还没看,但下意识就感觉这号的说法仿佛他来蹭热度似的,你心也挺脏的。

昨晚有个场次和我时间安排冲突了,好像在本地排片量不大,今天似乎还没有场次,不知道什么毛病。

看一下是要...

养成了个坏习惯,之前是一觉醒来就去收蚂蚁森林的小树苗能量,现在一觉醒来就打开工资明细表,虽然不可能按天涨价,但就是想看那个数字,就是自找没趣,它还是昨天那个三位数,我什么时候才能上四位数啊,望天。。。但是换个角度……唔,我现在也有买一瓶肌底液的钱了…好像心里舒服多了…下次再挣几百块时还要这样想,仿佛拥有了很多瓶肌底液…
我就在这条从收别人智商税到自己交智商税的路上奔忙。。。

在听《从前慢》,文字很早就读过,我记得是初三的时候在一本杂志上知道木心了,被《琼美卡随想录》彻底迷坏了,那时候就喜欢这种酷劲十足的短句。当年我常常周末蹲守的书店还没有全部卖教辅,周六一放课我就从天亮待到打烊,书柜的书也大多都是那个年纪买的,有点钱就带几本回来。

十几岁,年轻却又不大合群,找点乐子也都耗在那个无人的角落了,精力好吸收新东西很快,快的像长在坟头的野草。

我们本地是个小城,有些许落后,在某苏仿佛不应该,但确实就是如此,新奇的东西总是要过段时间才能到达,但网络总是让我看到那些我暂时得不到的事物。

木心的书是我托老板订的,交了点订金保证我一定会买,他订了一个套回来,精装珍藏版,我却...

今天给小孩讲课本,我语速快是一回事,小孩理解快是一回事,还有我准备的内容少了,结果一个小时竟然没撑够,还剩一分多钟,我只能尬聊,小孩又内向的很,话不多,每次回答问题就“嗯”、“对”、“懂了”,我设置的一些提问感觉都白搭了……所以我自我感觉非常不好……语文书我也讲不出花来,买了教辅的快递还没送到,网上的材料我也不敢抄,自己编来编去,一篇文章尬到四十分钟的讲解加延伸,为下一次讲课捉急。我真怕家长来找我撕逼,或者不撕逼直接投诉我浪费时间。。。

-------------
我是很担心啦,于是跟家长沟通去了,这个家长也是“好”、“嗯”、“行”,😂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想和她商量一下修改教学计划,变成...

熬夜看学生给我卖的安利《大泼猴》,搜了下评价竟然意外的不错,而且还拍了影视剧???目瞪口呆,这世界上我不知道的事太多了,竟然还有赤西仁???这是什么骚操作???准备赶紧把这本小说看完,估计是他最近的心头好,我一说跟我说说你喜欢的网文,他不太好的普通发就脱口而出一句“大泼猴”!想让他会用词,会写句子,只好从这里下手了,我怎么形容他的汉语写作水平呢,大概和我的英语写作水平有的一拼吧,一直都是陈述句,人称词开头,他他他,我我我,这个那个,没有什么修饰,又很板,仿佛讲这个本身让他很喜欢的小说变成了一件和我汇报工作的简要文件,估计懒一懒,这篇感想只能靠我心灵感应才知道了。

算了算了,刷文去了。

烦恼的我睡不着,到底要怎么由浅入深的讲作文这回事,我么一直糊里糊涂的凭所谓的语感和一些不知所谓的行文技法胡乱的写,也自然糊里糊涂的不知道如何才能够把上路子的内容告诉别人,从前天就开始辗转反侧,心里躁得慌。
我又不愿套别人的话,讲人人都本该知道却没什么卵用的漂亮解析,努力回想上学时老师们的讲法,从小学起的造句练习,到写日记写人写景写议论,无非都是一种低幼的教法,成人是没法用儿童的心情去自然表达的,比如我们小时候都爱写的秋天的白桦树,火红的枫叶之类,用的词总是万年不变的ABB式的形容,但那时多少年前的审美了?这又过了多少年,如果审美还按照十几年前,不是孩子的倒退,反而是我的倒退了,所以不能这样教了。...

兼职一周,竟然有两个学生报了我长期课,顿时压力巨大,我都觉得家长有些太武断了,想为小孩好可以理解,就是我要担此大任,想到连手都抖,一个要高考,一个要初中择校,正好面临的都算是人生交叉口的阶段,都给我摊上了,怎么给小孩循序渐进的讲课是我现在面对的最大挑战,虽然控制节奏也是,不过好在两个孩子都是内向型的,一个高中男生,一个小学女生,问一句答一句,情绪上也都很安静,不开小差。
小女孩天赋很好,各方面看都是省心的孩子,也许家长迫切想要给提升,希望我半个月给她上完所有的课本知识,虽然我个人总觉得这样贪多嚼不烂,但是家长和教务都态度很坚决,我一个只负责上课的完全没有支持,再推辞恐怕这两边都要得罪到了,跟教务...

讲真,以我的水平教小学生写作文还基本应付,想对初高中生指手画脚,功力肯定浅了点。当然也有好事,就一直逼迫我比小孩们更快更抓紧的去吸收新的东西,也算是一种驱动吧。只是比较狼狈,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讲课从容不迫,妙趣横生,那才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状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引经据典简直是我这辈子都难以企及的。
也许现在做个考据派比较现实?毕竟凡事都给找到出处也透彻,不能因为小孩们都懵懵懂懂我就乱讲…良心上我又过不去…
还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刚才在犹豫,上课的方法和内容,我回忆以前的老师们,受欢迎的大多都个人魅力充足一些,比方说长得好看长得帅声音好听之类的,收获迷弟迷妹肯定不在话下,只是不具备这些条件的话,...

赚钱是为了能做白日梦。

我以后就这么想。

🙄好吧,我不喜欢和时刻带皮的人讲话,感觉和端腔一样作,当你自己好不好,尤其是你面对的并不是你们圈里的人的时候。

前段时间一直在投各种兼职简历,想做新媒体实习之类的,不然就是编辑策划之类,但是这些职业应该都是需要作品说话,所以海投的结果就是一直收到“很抱歉的通知您…”这类开头的回执,可以说很丧了,让我觉得自己这二十来年混的非常扫兴。
不过很快就丧结束了,我是个能作的人,所以要丧也得这一波事搞完,于是投了各种家教,从我们小区里我们楼下的这家晚辅导到线上各种机构,讲真,我一点都不想举着我的身份证像裸贷似的拍照上传,但是每家都有这个要求,我觉得每张这种自拍,我都像个嫖娼被拘留举着号码牌的犯罪分子般猥琐,而且一旦上传还不能改,应该是我一开始就没抱着能找到挣点零花钱的工作的心思吧,于是胡乱拍了拍。
确实面了三家线上,里...

听说四川新疆都地震了,各位注意安全,愿平安。

我心血来潮想要整理这里的博文,有时会停下来看看自己以前胡说八道的东西,评论有时也顺带瞧两眼,发现一件令我自己都觉得讶异的事,总觉得这不像我干的似的,火气贼大,一言不合就怼评论者,现在觉得非常愧疚,但是又抑制住那种想立刻给人家回个赔礼道歉的私信的冲动,过去这么久了,也许别人早忘了,何必再让人想起来又生气…但是自己心里还是过不去,非常抱歉,真的,我以前脾气太坏了,还爱上纲上线的,得罪一些留言的人了,真的很对不起,如果曾经被我莫名其妙的语气冲过,看见这条还请多多宽心,原谅当时那个愣头青一样的我,我也很后悔,给你们添堵了。
今后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我保证。

突然教务通知我接了两单,课时费起步确实少的可怜,30块,但总比没有好啊!有点小激动,希望小孩愿意听我讲课。。。

合并发一下,这系列里漫画的软件。

图三真是给我一个大惊喜,除了原画训练还有教程指导,真是贴心到流泪,手残的我充满了希望,仿佛傻瓜式教学。

1 / 41

© 大哥的背。 | Powered by LOFTER